寫在前面,終於有互動了,我自己都好感動啊((喂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隨著祈雨季越來越近,第二次徵選終於也到來了,美奈子要求十二名參選人穿著統一服飾,純白無袖棉麻上衣、長至小腿肚的暗紅燈籠褲,長髮者豎起馬尾盤至腦後,赤足站在一大片薄紗後等待喚名。

  待眾人準備就緒,大祭司與負責最終訓練的舞師也坐定後,兩盞大燈自後場打起,美奈子在後場負責輕聲喚名,前台觀者並不知道接下來上場的是誰,在薄紗之後,只見舞者身影,雖有身型差異,仍是相對公平許多。

 

 

 

  然而後台的候選人卻都看得仔細,暗自希望自己能表現出最好的一面,臉上滿是自信,唯有勇利緊張的只想躲在布幔後,額前的汗珠打濕瀏海,還沒上台已經有些狼狽。

  「嘿!」勇利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喚,他嚇得幾乎跳起來,轉過頭去,卻見盤起一頭銀髮的維克多,在微光中笑看著他。

  突然看見人人欣羨的美人離自己這麼近,勇利不禁吞了口口水,眼睛都不知道要看哪裡。

  「轉過身去。」維克多輕聲說。

  勇利雖仍有些猶豫,但不知怎麼著,覺得維克多也不會對他做什麼,就這樣傻傻地背過身去。

  接著只覺背後一陣暖風,比他高一顆頭的維克多湊上前來,左手拂上他額前的濕髮,右手拿著一把扁木梳,將他的劉海往後梳。

  勇利心中頓時充滿了陌生的感覺,又驚又喜、又羞又怕,只能感受腦後維克多胸膛透過單薄上衣傳來的溫熱,後知後覺地意識到這個動作簡直像是個擁抱。

  勇利心中兩股力量相互拉扯,理智知道自己應該掙脫,怎能讓王儲給自己梳髮,情感上又怯怯地渴望那雙修長的手不要離開,一時之間竟動彈不得。

  「好了。」心裡還在糾結,卻聽見維克多這樣說,接著他往後一站,彷彿把所有溫暖都帶開,勇利突然像是失去了什麼一般,愣愣的轉頭看他。

  維克多看他一臉傻樣,忍不住笑了出來,隨手抓起一旁的鏡子遞到勇利面前:「看看?」

  勇利努力將眼神從維克多身上抽回,看向鏡中的自己,只見瀏海被梳上去後,已經不復狼狽,反而讓他清秀的臉完整地露了出來,看上去精神許多。

  唯一不變的,是他頰上的酡紅,維克多終於忍不住輕輕掐了一把勇利粉嫩的臉頰,下一秒,剛離開他頰邊的手指輕點上維克多優美的唇畔。

  維克多正想說些什麼,美奈子就來喚他了,只見他拋了個媚眼給勇利,一轉身,渾身散發出王者氣息,就這樣自信滿滿地上台去了。

 

 

 

  後來徵選怎麼結束的,勇利根本沒印象了,直到美奈子氣急敗壞地問他為什麼表現失常,他才從失神狀態醒來。

  「我……我沒有入選?」勇利囁嚅著問,看到美奈子的表情,不用說也知道自己失敗了。

  「我出去一下。」勇利突然站起身,朝著神殿後院跑去,丟下美奈子一個人繼續扼腕地吼著。

  「啊啊啊……怎麼會沒入選呢……」勇利屈膝坐在後院巨大的銀杏樹下,豆大的淚珠不斷落下,「明明……明明想跟他一起站上祭台……嗚……」

  他哭得很小聲、很壓抑,最後將頭埋入膝間,其實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望,或許是覺得只有站上祭台,才有更接近他的機會吧。

  在遠遠的廊下,被大祭司指定為祈雨季領舞者的維克多看著縮成一團的勇利,第一次知道,原來人在傷心的時候,可以哭得那麼用力。

 

 

 

  這篇靈感來自於ED的其中一張圖,真的很喜歡那種暖暖的感覺啊。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