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就是這篇開始後面越寫越多啊QQ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司禮大臣見維克多兀自沉吟,不禁擔憂地問道:「吾王,此番安排,可有不妥?」

  維克多回過神來,漾出一抹笑意:「無妨,如此安排甚好。其他事宜就由司禮大臣與大祭司共同商討吧,孤也差不多要開始準備了。」

  「吾等尊旨。」眾大臣行過禮,紛紛退出議事殿。

  直到整個宮殿只剩維克多與暗衛奧塔別克,維克多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問:「奧塔,你可記得這個勝生勇利?」

  奧塔別克看似冷面冷心,實際上觀察細膩,往往可以提供精準的情報,他稍加思索過後應道:「回吾王,是那個總在角落練習的孩子,黑髮褐眸,今年應是十六歲了。」

  「啊,果然是他。」維克多揚起嘴角,眸光流轉,更顯妖媚。

  奧塔別克心中不禁一凜,君主待下不薄,但通常他笑得越美,就越有人會遭殃,看來那個男孩,就是君主的下一個目標了。

  「走吧,奧塔,該到祭壇去了。」維克多一臉愉悅地走出議事殿,也不等奧塔別克回應,就陷入自己的回憶中。

 

  八年前,維克多作為王儲,除了學習如何成為一位明君,也與其他貴族的同齡孩童一起被送至神殿學習。

  神殿中分為兩種層級,一是貴族子女,十二歲被送入神殿學習神學,通常兩年就會離開,繼續其他課程;二是神殿祭司,自幼就進入神殿,除了神學外,另有祭典禮儀等訓練,雖未有婚嫁規定,但往往都會奉獻一生,也因此,每個家庭只有一名子女能夠學習如何成為一名祭司。

  由於祈雨祭是錚國的重要祭典,唯有祈雨舞是所有人都要學習的,並且只有舞藝最頂尖的六人得以經由大祭司指定,成為祈雨祭的獻舞代表,其中對領舞者的要求更是嚴苛,非但要舞姿曼妙、身形窈窕,同時要具備對音樂的高感知力等,因此若能成為祈雨祭的領舞者,對祭司所屬的家庭來說是莫大的榮耀。

 

  勝生勇利就是後者,七歲那年,他被送進神殿,從此開始學習所有成為祭司的相關課程,白胖粉嫩的他一進到神殿就總被大家捏來抱去,然而他本性害羞,總是羞紅著一張臉,不敢跟其他人有太多接觸。

  他一直懵懵懂懂卻無比認真地學著,對於成為一名祭司似乎沒有特別的喜好或排斥,但八歲這年,他的一切都改變了。

  那天,他一如往常地坐在角落進行早課,即將結束時,卻聽見門口一陣騷動,只見大祭司斂容擺手,示意眾小祭司早課結束,隨即迎上前去,恭敬地邀請門前的人們進入神殿。

  勇利與其他人也恭謹地讓到一旁,從眼角餘光看去,只見一個漂亮的少年被簇擁著走進來,似乎還有誰在叨叨絮絮著提醒。

  「好了,你們都下去吧。」少年清亮的聲音響起,語氣和緩卻不容質疑。

  站在隊伍最末端的勇利忍不住抬頭看向少年,那個瞬間,他覺得自己看見了世界上最美的生物。

  他最先看到的,是少年的藍綠色雙眸,彷彿孔雀尾羽般閃耀著流光溢彩,接著是近乎完美的面容,帶著微笑的臉龐朗若晴空,一頭銀髮更像是道道流星彿過臉側,修長挺拔的身軀包裹在華麗服飾內,勇利完全無法移開眼,怔怔地看著少年。

  少年隨即敏銳地注意到他的注視,視線掃到勇利的位子,隨即看見勇利隔壁的小祭司硬生生壓下勇利的頭,似乎還低聲警告他什麼。

  就是在那個時候,勇利才知道眼前的人是現任王儲、未來的錚國君主──維克多。

  那就是他們的初相遇,迷濛晨光潑灑在花樣少年身上,從此那個耀眼的身影就印在勇利心裡,再也沒有離去。

 

 

 

  不嫌棄的話還是求個讚喔XD"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