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這完全是上班上到一半突然腦洞大開寫的,結果不小心就挖成了大坑啊……OTL

  提醒:本篇純架空,預計是維勇無差偏維勇喔!

 

 

 

  那是一個崇尚自然精靈的時代,人們敬天地、禮風雨,而心中無神。

  錚國每年最大的祭典,便是七月的祈雨祭。

  維克多乃是一國之君,幼年即位,幸而前朝老臣忠心耿耿,一路輔佐至今,雖未向外征討,卻也穩定地固守一方。

  今年,維克多年方二十,正是風華正盛的美少年,雪膚猶如凝脂,藍眸宛若深潭,高挺鼻樑下,是總似笑非笑的粉唇,一頭及腰銀髮以墨玉簪在腦後簡單盤了個髻固定成一束,巧妙地中和過於明媚的臉龐,增添英氣。

  每日為君王挽髮更衣的仕女已不復初見時的驚艷,只是輕手輕腳地完成工作,退居一旁。

  「米拉,妳真好。」維克多低頭輕笑,看著一臉恭謹的仕女,「就是妳這樣知本分,才讓妳留在孤身邊的。」

  「吾王謬讚,米拉不敢。」米拉深知君主的底線,聰明伶俐的她早在初來乍到時就知道不應妄想至高無上的君主,早早收斂自己的心,只暗自視維克多為兄長,不敢造次。

  維克多滿意地笑笑,並沒有多言,轉身離開寢宮。

  就一個君主而言,維克多身邊的人並不多,離開寢宮時,也只有暗衛奧塔別克靜默地跟在三步之後。

 

 

 

  今日是一年一度的祈雨祭,維克多正在聆聽司禮大臣對流程的彙報,事實上,這也是他成年後首度擔任主祭,在他尚未成年前,一向是由神殿裡的大祭司主持的。

  「……今年由吾王主祭,大祭司監禮……」維克多雖已熟悉流程,仍耐著性子聽司禮大臣用枯燥的聲音說著。

  雖說是大祭典,其實程序大多已經簡化,主要的重頭戲,是大祭司唸誦祝禱的祭文,並將其送入篝火中燃燒,再由神殿諸小祭司獻舞,接著是三天三夜的狂歡節,整個祈雨祭就結束了。

  錚國政教合一,維克多也曾進入神殿學習,從十二歲起擔任了五年的領舞祭司。

  「今年祈雨舞領舞的是誰?」維克多突然問道。

  「吾王,原先是大祭司之子,但是……」司禮大臣遲疑了一下,維克多則微笑示意他但說無妨。

  「大祭司之子身染重病,因此將由神殿祭司勝生勇利代表領舞。」

  「勝生……勇利?」維克多修長的池只清點嘴唇,輕聲呢喃著這個似乎有些熟悉的名字,「啊,是他?」

 

 

 

  為什麼說是大坑呢,其實原本我只想寫個短篇的,結果現在已經堂堂邁入五千字了……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我話癆,幫我點個讚吧嗚嗚((掩面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