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12.

 

「孫盈,這裡!」

 

孫盈剛從店裡走出來,聽到有人在叫自己,一回頭,就看到李哲定開了車在門口等他。她有些訝異,看了看錶,差不多快六點了。她想了想,雖然不捨但也很乾脆地跟身後跟出來的唐曉元說了聲。

在幫忙將孫盈今天買的東西放到車上、也親眼看著她安安穩穩地坐上李哲定開來的車之後,唐曉元才離開。

 

「李哥你怎麼突然來接我呀?曉元哥本來要送我回去的啊!」

 

孫盈一上來就抱怨,潛台詞就是:你打擾到我談戀愛了啦!

 

「妳以為我就喜歡看你們秀恩愛了嗎?」李哲定失笑。「太太今天去找吳家太太聊天,聊了一下午,吳二小姐回家時剛好遇到,便問起妳來了,撒嬌說很久沒見到妳、很想妳。太太想了想,就讓我開車過來、接妳過去,打算留在吳家用晚餐了。」

「原來是吳韻找我,難怪我媽會直接叫你來。我看她根本不是想我,只是好奇、想棒打鴛鴦吧?」孫盈聽完就明白了,只好認份地嘆氣。「這個吳二小姐,就愛壞我好事。」

「妳確定棒打鴛鴦這個詞是這樣用的嗎?」李哲定哭笑不得。

「唉呀這不重要啦!」孫盈不在意地揮了揮手。「對了李哥,你在曉方哥哥的實驗室裡還好吧?怎麼樣,好玩嗎?」

「實驗室哪有什麼好玩的?節奏緊張、工作單一,我又跟不太上實驗室進度……根本就是在拖人家後腿啊!」李哲定既是感歎又是愧疚,轉頭卻又看孫盈一臉天真的嚮往,覺得有趣。

「李哥會拖人家後腿?我才不信!」孫盈一臉「你別騙我」的表情。「我所有科目你都能給我補習和考前重點衝刺了,這樣一個學霸會跟不上實驗室進度?」

「學霸跟實作的差別很大啊!」李哲定苦笑著回答。「我還得要妳曉方哥哥給我補習呢!」

 

令他意外的是,唐曉方那人的「補習」真的就是一板一眼的「補習」,半點也不含糊。做對了是理所當然、做錯了會罰你,而且是認認真真的罰你……李哲定身受其害,但孫盈明顯聽不出來李哲定口中的苦澀。

不過唐曉方對他其實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只是罰而沒有罵。前幾天他才見到唐曉方把某個犯錯的實驗室成員叫進去辦公室裡破口大罵了好久,他好奇地聽了五分鐘的牆角,就心有餘悸地回到自己崗位上了。

 

「這樣也不錯啊!不過,那也要李哥你夠厲害、補習才有救吧?而且曉方哥哥竟然會幫李哥你補習,真的好難得呀!」孫盈的重點跟李哲定內心的重點完全不一樣。

「的確是挺難得的。」李哲定苦笑。「竟然讓唐家二少爺給我補習,這也不是尋常人能有的經歷吧!」

「而且我記得曉元哥哥還跟我抱怨過說,曉方哥哥的脾氣很不好,有時候實驗做不出來、急了不分青紅皂白連他都罵呢!」孫盈邊回想邊露出一臉明晃晃的同情。「李哥……你真是辛苦了。」

 

李哲定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但是仔細回想,他倒覺得唐曉方對他十足有耐心。連他這個初入實驗室的人都知道,唐曉方在面對工作時是極為刻板嚴肅的,但是這樣的一個人,卻是處處容忍著他時不時出現的錯誤……

 

——李哲定,你過來。

——嗯?好的。

——兩個小時前,A培養皿裡面的酵素是你加進去的?

——是的,照著狀況加了兩個單位。

——好,現在你自己看看。

——咦、咦?這種被激化的型態好像不太對……

——因為你放錯酵素了,白癡!不能只認顏色你是要我講幾遍!

——對、對不起……

——給我用一個下午搞清楚各種酵素的用途!下班前還搞不清楚就別下班了!

——好、好的!

 

「唉,不說這些了。」李哲定笑了笑,輕輕轉移了話題。「你跟唐少爺……怎麼樣?」

「什、什麼怎麼樣?」

「婚期定了吧?」

「沒、沒有那麼快啦!」

 

孫盈的臉爆炸似地發紅,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粉紅的氣氛,連李哲定這個戀愛經驗為零的人,也感受到了滿滿的羞澀與歡喜。

 

「我們才約會沒幾次,不會進展那麼快啦……雖、雖然……」

 

孫盈結結巴巴地試圖說明,但是明顯沒有什麼說服力。李哲定也不笑話她,只是很認真地聽,時不時回答幾句。這種有人傾聽的感覺太過美好,讓孫盈忍不住斷斷續續地講下去,主題也漸漸越拉越遠。

沒過多久,車子也開到了目的地。明顯說得意猶未盡的孫盈莫可奈何、卻也只能乖乖下車,趕緊讓母親身邊的女僕將她接入吳家的餐廳。李哲定笑著捲下車窗對她揮揮手,接受吳家下人的引導,將車開往停車處。

 

在這一段短短的路程中,李哲定恍惚地意識到,實驗室的生活帶給了他忙碌與考驗,卻也讓他跳脫了孫家見習管家與Beta的身分、想到了更多從未想過的事情。

 

他自己或許、是有點嚮往孫盈那樣的Omega人生的。

 

Omega天真到近乎無知地長大、在家族的安排下愛上某個人、最後與之結合、生下後代,就這樣簡簡單單、安安全全地過完一生。雖然像洋娃娃一般美麗而盲目,但是因為從來都沒有機會知道「自由」是什麼,所以永遠也不會因為「自由」究竟是怎麼樣的意義。

甚至,連自己身為Omega這件事究竟有什麼意義、也從來不曾真正了解。Omega不會知道,在自己看不見的角落裡,像他這樣的Beta為了活著、究竟要費盡多少的努力。

 

究竟是不知道自由為何物、盲目地活下去比較幸福呢?還是終其一生嚮往自由、卻注定觸碰不到比較好呢?李哲定一邊隨意而混亂地想著,一邊將空浮車輕鬆地停好。

 

李哲定最終也只能揮開這些胡思亂想,拍了拍自己的臉,下車往吳家大宅裡走去。

 

 

 

 

─────微光碎碎念時間─────

 

  

很久沒更新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人看,不過就更吧:)

我一定會努力填完這個坑的嗚嗚QAQ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