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大概會發展成連載,如果大家喜歡可能會在CWT 45 出本,請多多回饋拜託~~~

 

 

 

  2016.12.24

  今天是平安夜,大獎賽決賽前一天,巴塞隆納的街道很熱鬧,待在飯店確實有些無趣,下午就獨自一人騎車出去兜風了。

  會碰上他,其實滿意外的,穿著帽T的小個子鬼鬼祟祟地躲著一群狂熱粉絲,好像叫Yuri Angels吧,會趴在地上蒐集他的頭髮,確實是讓人滿畏懼的。

  看著他無路可躲又侷促不安的樣子,也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就自己動起來了,驅車接近他,備用的安全帽也扔了過去。

  看他傻住的樣子,似乎沒有了冰場上的傲氣,就只是個十五歲的少年。

  「上車,還是不上?」問出口的當下,莫名地有點心慌,或許是擔心他拒絕吧,畢竟我們不曾真的說過話。

  大概是走投無路,他竟真的跳上後座,聽見安全帽「喀」的一聲,右手催起油門,我們就在那群粉絲的狂熱眼神中飆離現場。

 

 

 

  後來告訴他我們五年前就曾在雅科夫的夏令營碰過面,他果然一點印象也沒有,我其實不怎麼意外,畢竟當年的我,還沒有在花滑這條路上找到自己的定義。

  然而對他,卻從看見的第一眼就無法忘記。

  擁有一頭飄逸金髮,肌膚白皙近乎透明的孩子,明明年紀最小,卻擁有那麼倔強的眼神,像是個急著證明自己的小戰士。我總覺得那抹倔強似曾相識,最後卻從芭蕾課的鏡子裡看見一樣的神情,在我自己臉上。

  那是不服輸的表情,我因為跟不上俄羅斯青年組的進度,才被分配到少年組,心裡有多少不甘心,奮力想成為真正的花滑選手,說什麼也不肯放棄,無論練習多辛苦,都咬牙撐過,會出現這種表情並不奇怪。

  但他為什麼會有這種眼神?跟我不同,他簡直跟俄羅斯傳奇選手維克多一樣是個天才,芭蕾課總是輕易達到教練要求的標準動作,身體柔軟度好得嚇人,不得不承認,當時的我既羨慕又嫉妒,卻也一直不明白,他的倔強神情從何而來。

 

 

 

  回到阿拉木圖後,與他相關的訊息來源也只剩花滑比賽,這些年我終於慢慢摸索出屬於我的風格,成人組的我卻也無緣與少年組的他同場競技。

  不知為何,他的身影總不時出現在腦海,看著一場場比賽中不停成長的他,唯一不變的,就只有那年夏天的眼神。

  五年後再見,我依然沒有想出他防備的神情為何存在,也許未來慢慢有機會更認識他吧。

  因為,就在今天傍晚,我們成為了朋友。

 

 

 

  回到飯店才發現,他的粉絲拍下了我們的照片,網路上一陣瘋傳,說是哈薩克英雄當街擄走了俄羅斯妖精,儘管不以為然,但俄羅斯妖精的稱呼,似乎非常對味。

  尤里‧普利謝茨基,冰場上最纖細靈敏的少年,的確就像誘人憐惜的妖精一樣,一舉一動都讓人目不轉睛啊。

 

 

 

  小妖精跟騎士這個設定真的太美了,覺得可能把持不住會寫肉文www

  希望大家喜歡,歡迎留言感想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