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其實動畫裡沒有提到兩人的信仰,所以我還是寫了新年參拜,反正我想他們共同的信仰大概就是花滑還有彼此吧((笑

  然後排版應該滿悽慘的,手機真的很難用嗚嗚嗚我之後再改Q A Q

 

 

 

  烏托邦勝生。

 

  「維克多......維克多!」

  一頭銀髮埋在勇利臉側,聽見自己的名字,維克多咕噥著抱緊枕頭,更顯出他手臂上修長的肌肉線條和背後線條優美的肩胛骨,窗外透入的陽光均勻灑在他瑩白的肌膚上,彷彿沒有羽翼的天使般無瑕。

  啊,這樣的天使竟然真的就躺在我身旁,為我停留了呢。戴上眼鏡的勇利不禁失神地想著,手不自覺地撫向維克多的肩胛骨。如果不是因為我,維克多今年也是冰場上飛揚的耀眼王子吧。

  雖然不想吵醒睡美人,但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呢,正這樣想著,趴睡的維克多突然動了一下,勇利的手不由自主地滑向他結實的腰際。

  「勇利......」維克多微微張開惺忪睡眼,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勾住勇利壓回床上,自己則撐起上半身罩在勇利上方。

  「早安,勇利。」維克多低沉的嗓音帶著剛睡醒的磁性,讓勇利忍不住臉紅了一片。

  「早安,維克多......」將臉撇向側邊,勇利偷眼看著髮絲凌亂、眼神迷濛的維克多。

  「勇利,這麼早叫醒我,是不是......」話還沒說完,維克多低頭吻了勇利的鎖骨,嚇得他立刻把臉轉回正面,正好迎來唇上一吻。

  「大獎賽的身體狀況就是不一樣呢,體脂降低的小豬鎖骨真漂亮。」說著又像馬卡欽一樣,在勇利臉上親來親去,把眼鏡都弄歪了。

  「住手......」勇利又羞又氣地想推開維克多,「今天要出門啦!」

  「欸──」維克多發出不依的聲音,一秒趴倒在勇利身上,「我想跟勇利一起待在家裡嘛。」

  勇利放棄抵抗,無奈地在維克多耳邊說:「現在已經中午了,今天一定要出門啊,我想給維克多驚喜。」

  「Surprise?」維克多仍抱著勇利不放,但總算抬起頭來,歪頭笑問:「勇利要送我禮物嗎?」

  「嗯......」勇利看著他藍綠色的雙眸小聲道:「小禮物,圓圓的,金金的。」

  維克多眼中神情一動,終於甘願起身:「肯定不是對戒,會是什麼呢?」

  「總之,維克多今天就跟我出門吧!」 坐在床沿,勇利抬頭說道。

  「OK!」維克多爽朗答應後,又彎腰偷親了勇利的額頭。

  2016的最後一天,於焉展開。

 

 

 

  梳洗完畢,兩人一起吃了勝生豬排丼,收拾碗筷後,勇利帶著維克多來到自己的房間。

  「勇利,不是急著出門嗎?」維克多倚在門邊問。

  「傍晚再出門就可以了。」一邊說著,勇利一邊打開衣櫥。

  維克多好奇地看著勇利捧出一疊摺得十分整齊的深色布料,看上去材質非常精緻。

  「吶,勇利,那是什麼呀?」維克多好奇地湊向前,盯著這些布料看。

  「這個啊,」勇利露出靦腆的微笑,站起身抖開手中的衣物,「這是色紋付,給維克多穿的。」

  「Wow!為什麼要讓我穿這個呢?」維克多看著勇利小心翼翼地整理色紋付,突然也慎重起來。

  「因為,要帶你去新年參拜呀!」勇利對著維克多比來比去,滿意地點點頭。

  看維克多一頭霧水,勇利忍不住笑了出來,連忙催促他把衣服脫了。

  住在勝生家八個多月,維克多對日本傳統服飾依然一知半解,只穿過甚平的他,穿上純白長襦絆之後,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勇利也不意外,便親自幫維克多穿上其他衣飾。

  「維克多肚子太平坦了呢!」一邊穿,勇利一邊評估著。

  「怎麼會呢?雖然本季休戰,我的腹肌也還沒團結呢!」維克多忍不住抗議。

  勇利聞言不禁臉紅,「我知道啦,但是男性穿和服首重肚子,看上去比較福態啊,所以得幫你加毛巾才行。」

  維克多實在不懂傳統的美感,但看著勇利認真的神情,也就好脾氣地任由勇利在他身上塞毛巾、繫角帶。

  終於到最後的羽織,維克多一套上就開心地拿出手機自拍,勇利只好自己著裝,卻沒有拿任何毛巾。

  「勇利,為什麼你不用毛巾?」眼尖的維克多立刻發問。

  「嘛,」勇利不好意思地摸摸肚子,「這幾天在家裡也沒特別控制,就......」

  「勇利......」

  眼看維克多露出危險的笑容,勇利連忙套上自己的羽織,開口提醒維克多。

  「維克多,等等,羽織的領子要翻好啦!」語畢,就傾身向前,微微踮起腳尖,伸手環繞到維克多頸後,為他整理衣襟。

  整理好後,勇利後退一步,審視眼前風格截然不同的男子。

  維克多也認真看著身著傳統服飾的勇利,一聲輕笑後,伸手攬住勇利,一起面對眼前的鏡子。只見鏡中兩人身影相互依偎,彼此看著對方驚豔不已。

  頎長的維克多身穿隱隱繡有薔薇的絳紫色羽織,搭配暗紫色紋付,內裡的長襦絆領口以淺紫繡線描繪出典雅蝴蝶線條,加上他天生的銀髮及俄羅斯臉孔,在和服的襯托下,更有一番異國風情。

  一旁的勇利身高較為親民,一樣是純白長襦絆繡著淺藍雪花,加上靛藍色紋付,外罩以深藍繡菱紋黑色羽織,使臉龐仍顯稚嫩的他看上去穩重許多。

  兩人靜靜看著鏡中倒影,半晌沒有說話,寧靜的午後陽光流轉在房裡,映得身上錦織流光熠熠,絲毫不輸任何一套舞衣。

  維克多藍綠色的眼眸突然一暗,攬在勇利腰上的手更用力了些。

  「維克多?」勇利困惑地扭頭看向維克多。

  「原來勇利在冰場外,也這麼有魅力呀。」維克多突然湊近勇利耳邊輕聲說道,接著壓下他脖子後方的層層衣料,硬是在後頸處烙下一個明顯的吻痕。

  「啊!維......維克多!你!」勇利意識到維克多究竟作了什麼後,瞬間連耳朵都紅透了,那個小小的吻痕也更加明顯起來。

  撫平勇利的衣領後,維克多從背後擁緊他,用充滿誘惑的語氣說:「勇利,我們什麼時候出門啊?」

  「現......現在!」勇利又羞又惱,連話都說不清楚,只能撫著被烙印的地方,「這下可好,要是被看到了怎麼辦?」

  「勇利那麼介意嗎?」

  看著維克多無辜的眼神,勇利連一句抗議都說不出口只能輕輕搖頭,整個人紅得像煮熟的蝦子。

  「放心吧,不會被看到的。」維克多笑得一臉無害,順便秀出修長右手上的金戒,「就算被看到了也沒關係,勇利早就跟我求婚了,不是嗎?」

  勇利聞言,倒是放鬆了不少,雖然還是難掩羞赧,卻主動牽起了維克多的手:「走吧,該出門了。」

  「嗯!」

  走出房門,正好碰見勝生一家和美奈子老師,看見兩人身影,美奈子邊喝著啤酒邊打招呼:「喲,勇利,你們穿得這麼正式,要去新年參拜啊?」

  勇利點點頭:「是啊,趁人還不多,先到神社附近走走。那我們出門囉!」

  只聽見勝生夫婦也回應:「路上小心!」兩人便相偕出門了。

 

 

 

  在長谷津這個地方,勇利和維克多已經是眾所周知的名人了,漫步到神社途中,沿路都有人熱情地打招呼,到神社附近時,居然也已經晚上了。

  周圍的祭典攤位依然讓維克多興奮不已,一下子買面具,一下子釣水球,明明已經二十七歲了,卻總像個孩子一樣。

  也許維克多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如此放鬆過吧!看著維克多的背影,勇利不禁想著。十六歲就站上花滑世界的頂端,一直到成為勇利的教練前,維克多一直都是在冰上生活的,即使被喻為天才,他也一直都很努力練習,什麼時候能像這樣毫無顧慮地玩耍呢?想著想著,勇利突然有了一股心疼的感受。

  「吶,勇利,幫我拍個照吧!也要讓尤里奧和雅科夫他們感受一下新年的氛圍呀!」維克多一手拎著水球,一手拿著糖蘋果,頭上還斜戴著一個狐狸面具,一點都沒有冰上王者的傲氣。

  勇利接過他的手機,好笑地替他拍了數張照片。

  「勇利──」突然一陣稚嫩的聲音響起,勇利往身邊一看,原來是滑冰宅三姐妹,分別穿著粉紅、粉紫、粉藍色系的可愛和服,西郡一家也提前來新年參拜了。

  「吶吶,幫我跟勇利拍照吧!」維克多再度交出手機給已經眼冒愛心的優子,底下三姐妹也紛紛掏出手機,拍下兩人身著和服的難得畫面。

  「時間也差不多了,一起走吧!」一旁的西郡豪看了看時間,忍不住催促道,一行人隨即往神社邁進。

 

 

 

  時已半夜,人潮都往神社聚集,維克多和勇利很快就因為人群跟西郡一家分開,兩人只能跟著參拜隊伍緩緩前進。

  經過半小時後,終於輪到他們參拜了。

  兩人在手水舍洗過手、漱過口後,恭敬地走向前,勇利從懷中掏出兩枚五円硬幣,一枚交給維克多,示意他投入賽錢箱,再搖起鈴,對神明深深二鞠躬,在胸前拍手兩下。

  此時勇利小聲說道:「維克多,我們要謝謝神明的庇佑,有什麼願望,也可以跟神明說喔!」

  維克多點點頭,兩人默默許下自己的願望,最後再一鞠躬,離開神龕。

  勇利將維克多帶到一旁,有些擔心地看著他:「維克多,抱歉,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自己的信仰,就擅自帶你來新年參拜,我只是......」

  「噓!」沒等勇利說完,維克多就打斷了他的話,「我很高興勇利帶我深入你們的文化呀,沒關係的。」

  勇利這才放下心來,對著維克多淺淺地笑了。

  「但是,勇利要給我的驚喜,就是這個嗎?」維克多牽起勇利的手,走向來時的路,一邊問道。

  「不是。」勇利停下腳步,有些侷促地看著維克多。

  維克多也隨他停下,溫柔地問:「哦?那是什麼呢?」

  勇利紅著臉,從懷裡摸出一串吊飾,攤在手上。那是兩枚金色的五円硬幣,用紅色絲繩打了漂亮的繩結串起,維克多拎起時,兩枚硬幣相扣,發出了溫潤清脆的聲音。

  「這是?」維克多不解地問。

  「這是......」勇利推了推眼鏡,依然紅著臉說:「那個,五円在日文裡諧音就是緣嘛,我......」

  勇利停頓了一會兒,似乎在重新組織自己的語言,維克多也沒有催促,只是耐心等著。

  「我到大獎賽結束之前,一直都不敢相信維克多真的就這樣來到我身邊,因為我的模仿影片靈機一動什麼的,我簡直受寵若驚,可是......」勇利說到此,眼中似乎浮現了隱約的淚光,「可是維克多真的帶我到了以前不敢想像的地方,讓我看見全新的光景,這一切的感動,我不知道如何言喻,只能稱之為緣了。」

  維克多雙眸一動,似乎也感染了勇利豐沛的情感。

  「我只是想,謝謝你願意待在我身邊,也希望我們的緣能像這兩枚五円硬幣一樣,緊緊地串聯在一起,就只是,如此而已。」說完後,勇利略抬起頭,想看清被銀髮遮掩的、維克多的臉,卻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勇利!」維克多的感動,似乎只能透過這樣緊緊的擁抱才能表達,「勇利怎麼這麼傻呢,我們早就密不可分,沒有你,我又怎麼會下定決心繼續在花滑界努力下去?」

  「維克多.....!」這下勇利再也克制不住淚意湧現,微微拉開兩人的距離,額頭對著額頭看向眼前的人。看著看著就笑了,淚眼朦朧中,雖然什麼都看不清,心裡卻再沒有比此刻更清明的時候了。你,就是我的信仰。

  只願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結果還是來不及在跨年那個摸門特貼完嗚嗚嗚QQ

  還是要祝大家新年快樂,之後也會寫YOI相關心得,因為真的太喜歡了啊啊啊~

  也希望大家喜歡這篇文喔!!

 

  By,掠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