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10.

「早安。」李哲定一早走進研究室,就下意識地繃緊神經向裡面的研究人員道早。

「早啊!」昨天帶他的組長第一個發現他,很友好地打招呼。「今天一起繼續加油吧!」

「好的,我會努力的!」李哲定鎮定地報以笑容。

「啊對了,你過來一下,我教你怎麼喂小白鼠,不然等一下又忙不過來了……」

「啊,好的!請稍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

 

十幾分鐘後,當唐曉方一踏入研究室,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溫馨的畫面:實驗小組的組長拉著李哲定給他講解著訣竅,旁邊圍一堆看好戲的組員,不時給幾個意見。原本他所擔心的遲到、故意不到甚至是躲避的情形,通通沒有發生。這讓他感到詫異的同時,不禁也覺得鬆了一口氣。

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樣和樂融融的畫面,他突然覺得不太高興。但看著李哲定認真而開心的表情,唐曉方也只是張了張嘴,便裝作無事地走了過去,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過了十分鐘,唐曉方換好衣服、整理好資料後,掐準時間走了出來。

 

「咳、咳,那個,李哲定今天早上就先跟著我。」唐曉方提高了音量才終於插進了那些多話的組員中。「其他的工作分配先照舊。」

「……博士今天這是怎麼啦?」

「他這是要幹嘛啊?」

「李哲定、李哲定……回神!快去呀!」

 

「啊……好、好的!」

 

李哲定愣了一下,連忙告別好心的組員們,跟著轉身的唐曉方進入他的辦公室。

這是李哲定第一次進到唐曉方的辦公室裡。他只能說,那是一間非常神奇的辦公室,辦公室面積跟外面所有人的工作空間加起來幾乎一樣大、甚至更大。除了一些簡單的桌椅還有待客用的簡單沙發,裡面全部的空間都被各式各樣的實驗器材給占滿。基本上只要是外面有的、裡面就有一套,甚至在某些空間裡還占據了一些外面沒有的器材。

 

這間「辦公室」……恐怕值不少錢吧?

 

「桌上那疊資料,你晚點拿去看。」唐曉方一邊對他吩咐,一邊把資料從印表機上拿出來。「我先來教你一些新進儀器的使用,還有一些一定要會的實驗技巧。」

「呃……你要親自教我?」李哲定滿臉不可置信,脫口而出的聲音也顯得有些扭曲。

「不然這間辦公室裡還有別人嗎?」唐曉方一臉理所當然地看回去。

「你不是很忙嗎?那你的事怎麼辦?我可以請外面的人教我的……」李哲定急了,出口的話顯得有些語無輪次,但他總覺得讓唐曉方親自抽空來教他是個不太妙的主意。

「你不想要我教你?」唐曉方一臉不可思議地瞪向他。

「呃,也不是……」李哲定不知所措地想解釋,但不知道為什麼一項口才很好的他就是說不出解釋的話。

 

並非是不信任他的主意,主要是……有種很不好意思的感覺。

 

「那你猶豫什麼?快過來。」唐曉方看他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解釋,也就不再裡他,自顧自地選了一個儀器就往前走。「有好老師不要,反而要外面那些還不成材的?」

 

……這傢伙怎麼這麼自戀啊?

 

李哲定這下完全不知道應該講些什麼了,只好在心底跟自己道了一聲加油,然後默默跟了上去。

 

 

中午休息時間一到,李哲定準時被唐曉方從辦公室中放出來,歸入吃午餐大隊之中。

 

「好,那這些資料你自己拿回去研究,不懂的就來問我。以後每天早上十點到十二點是你的發問時間,記得自己進來找我。」

「好的,謝謝!」

 

因為是臨時補習的關係,唐曉方跟他講解得很快,就連實驗也有很多是只講解沒有做就跳過了。這對他這個半生不熟的菜鳥來說還是有點困難,但李哲定還是想盡辦法記住了他能記住的。幸虧唐曉方貼心地考慮到一個菜鳥的腦容量,給了他厚厚一疊資料。

雖然李哲定知道,這一疊資料要認真看完、還要真正理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還是非常感謝唐曉方。不過,他對於唐曉方為什麼是給紙本資料、而不是直接用電子終端傳資料這件事感到非常疑惑。

 

離開辦公室前,李哲定不忘回頭問問唐曉方要不要一起去吃飯,不過唐曉方只是笑了笑也不回答,就直接趕他走了。

李哲定吃飯的時候想了想,從他剛才跟唐曉方相處的經驗來看,他覺得對方很有可能是那種不會按時吃飯的人,所以他轉了轉碧綠的眼睛,瞬間就決定外帶一份可以拎著吃的牛肉捲回去給他。反正,如果唐曉方吃飽了或是不吃,他還可以自己帶回家當消夜。

 

 

李哲定回實驗室時發現,唐曉方辦公室裡的燈是暗著的,他猶豫了一下,還是上前輕輕敲了敲門。

 

「唐曉方?你在嗎?」

 

沒有回應,但門似乎沒有鎖。

李哲定抬起手輕輕感應了一下腕上的個人終端,門就瞬間滑開了。

辦公室裡空蕩蕩的,因為沒有開燈的關係,所以整個空間顯得有點冷清,要不是Alpha的氣味仍在,差點就讓他以為裡面空無一人。李哲定疑惑地左右找了一下,最後將目光定格在與其他器材明顯格格不入的沙發上。

 

唐曉方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他以坐著的姿勢往後靠,整個人陷在沙發裡,但雙手仍是警惕地抱著胸。原本凌厲的深藍色眼眸緊緊閉著,減去了不少逼人的氣息,再加上他柔軟的黑色頭髮因為躺下的動作而披散在他白皙的臉上,顯得他年紀小了很多。陽光從沒有完全拉上的窗簾間探入,照在他細緻的五官上,讓整個場景顯得寧靜而美好。

 

李哲定愣了好大一會兒,才將打包回來的牛肉捲放在一旁的桌子上,放輕腳步走到唐曉方面前,輕輕蹲了下來。

 

靠近了仔細看,可以發現唐曉方皺著眉頭,眼下有著淺淺的黑眼圈,右手抓著一份文件,腿上、沙發上跟腳旁也堆了一些,鋼筆則是滾落在地上,筆蓋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李哲定忍著笑將他手中的文件緩緩拉出,再輕手輕腳地收拾了他的附近環境,最後慢慢地扶著他躺下。唐曉方睡夢中感受到了異於自身的氣息,還忍不住掙扎了一下,讓李哲定差點失手將他摔到地上。

看著看著,李哲定忍不住嘆了口氣。

 

一直到現在,李哲定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唐曉方這麼堅持要他來實驗室,在他看來,這更像是一種「作弄」,而不是「機會」。

 

其實,化學對李哲定來說,一直是他藏在心裡的一個夢。雖然因為出身的關係,他注定不能在這條路上走得長久,但是,他的確曾幻想過可以在這樣一個實驗室裡工作。

自從李哲定從大學畢業,婉拒教授留校讀研的邀請、也婉拒其他實驗室伸出的橄欖枝後,他便乖乖地將自己所有的夢隱去,專心的在「成為孫家管家」的道路上前進。

他真的不知道、也不敢想,自己能不能有另外一種可能。但是唐曉方卻用這樣一種粗暴卻直接的方式將他拉了出來。

 

在跟唐曉方相處了之後李哲定才明白,雖然他自戀了點,但唐曉方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他是真的想要幫他、把他視為自己實驗室的一份子,而不只是嘴上說說而已。就連昨天對他的怒斥,也是出於一片好意、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憤怒。

 

但是,到底是為什麼?

為什麼他會知道我……

 

 

「李……呢?……李哲定……在哪裡?」

 

辦公室門外隱約傳來有人在呼喚他的聲音,李哲定搖了搖頭,將打包的牛肉捲跟唐曉方的資料和物品整齊地放在沙發前的小桌上。他想了想,拿起唐曉方的鋼筆隨手留了張紙條,便又輕手輕腳地回到實驗室去了。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暑假要結束了,我覺得自己好頹廢、但又忍不住珍惜著這種頹廢......我覺得自己好糟糕QAQ

想把故事快快寫完,但是又好懶惰啊((←活該

希望依然看著的你繼續看下去,也依然謝謝你的收看喔:)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