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9.

「你在那椅子上等等我,我送你回去。」

「呃,這樣會不會太麻煩你?」

「不會,乖乖坐好等我。」

 

李哲定依言坐在唐曉方研究室的椅子上,看他忙碌地在儀器前東寫寫西寫寫。他原本想自己搭計程車回孫家,但唐曉方一再強調他想送他回家。Alpha生來就強勢的性格在他身上特別明顯,而且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李哲定也不想觸怒他,只好乖乖答應。

 

其實,李哲定大概知道,唐曉方之所以心情不好是因為自己。

 

第一天到研究室,李哲定送完孫盈後就到實驗室報到了。原本李哲定就有預感,自己在研究室裡應該幫不太上忙,但他沒有想到這麼嚴重。

第一天,負責帶他的研究員給他的第一個任務,是讓他負責觀察紀錄小白鼠,這沒什麼問題。但當研究員覺得他狀況不錯,把他換到配實驗藥劑那一組、並讓他同時照顧小白鼠時,問題就來了。

先不說李哲定五年沒碰化學了,就是他當初念的化學,也遠遠沒有唐曉方實驗室裡的高深,所以他也只能照著組長的吩咐戰戰兢兢地做調配。再者,雖然有接觸過一些生化的課程,但是李哲定在大學所學的更偏向化學理論、而非生物或生物化學,所以他有點不知所措,卻沒有人有空理他。

但組長越來越忙、越來越顧不上他時,因為進度壓力的緣故,他也只能自己想辦法做下去。於是,他就將調出來的藥劑依時間餵食小白鼠。

 

結果過了一個小時後,小白鼠開始大量死亡。

 

這已經不知道是實驗室培養的第幾批小白鼠,好不容易抓到一個劑量剛好平衡,只要再過一天就可以完全確定該劑量成功,卻在此時集體死亡,讓小組的成員們都緊張得要死。後來李哲定才知道,那一批實驗用小白鼠的身體是模擬Omega的體質塑造的,所以非常脆弱,隨便一點誤差都會死。試劑本身沒有問題,但李哲定沒有抓準餵養的時機,過早餵食造成了白鼠體內的反應激化,最後的結果就是力竭而亡。

 

對於這個結論,李哲定非常傻眼,但也滿心愧疚地低頭承認自己的錯誤。李哲定是真的不知道,在孫家號稱萬事能手的自己,原來在實驗室裡是個手殘。

 

最後整個小組只好照著之前的實驗記錄重新開始,重新找小白鼠、重新飼養。組長一個衝動就找來了唐曉方,原本想讓李哲定調到不用接觸實作的組內,但後來才想起他幾乎完全沒有辦法跟上理論組的進度。因此,李哲定雖然被蓋上了「小白鼠剋星」的印記而被禁止接近實驗體,但他勝在手穩、配的藥劑也算不錯,就被發配去專門配藥劑了。

李哲定雖然有點沮喪,但也沒有說什麼就服從了安排。

 

 

「走吧。喂……發什麼呆啊?」

「啊!來、來了。」

 

唐曉方帶著李哲定一路走到停車場,再坐上了他的空浮車。一路上,兩人之間盡是尷尬的沉默。

李哲定偷偷轉頭看了看唐曉方的側臉,略長的黑色頭髮散在皮膚白皙的額前,深藍色的眼眸直直的看著前方,但那樣僵硬的表情連他看了都替他覺得辛苦。李哲定忍不住想吐槽:當初你那麼堅持要把我弄到你的研究室,現在又自己這樣生悶氣……這是怎樣?

 

唉,算了,今天這個局面,說來也是他自己的錯……

 

「那個……今天,對不起。」李哲定頂著一片尷尬的氛圍開口。他看見唐曉方驚訝地轉頭看了他一眼,接著又轉回去看前方的路。

「……為什麼道歉?」

「我今天,給你還有研究室添麻煩了吧!」李哲定覺得自己有錯,道歉得很乾脆。「對不起。」

「……沒關係。」唐曉方看他這麼乾脆,驚訝地又轉頭看了他一眼,臉部表情也不禁柔和了一點。「我知道你只是太久沒有接觸實驗室,所以才會這麼不熟悉。之後會好的。」

「謝謝你。不過……」沒有接收到預想之中的大罵,李哲定覺得很意外,卻也同時因愧疚而下定決心要說清楚。「之後如果有需要,你儘管處置我沒有關係。」

「……什麼意思?」唐曉方突然聽到他這麼說,皺起眉頭,顯得有點反應不過來。

「就是說,如果我之後情況還是沒有好,你也不用勉強啦,就把我放到最簡單的組、或是直接讓我不用來幫忙都是可以的。你不用覺得不好意思。」李哲定耐心解釋清楚。「啊,需要人體實驗的話我也可以試試,我身體還不錯,而且是個Beta,應該可以幫上忙。」

 

聽到李哲定的話,唐曉方不知為什麼不接話了。他的呼吸像是在忍受什麼似地突然急促了起來,讓敏感的李哲定忍不住轉頭看了他好幾眼。

 

「……為什麼?」唐曉方終於開口,似乎有點生氣,聲音裡帶了點憤怒的意味。

「我不想讓你為難。」李哲定垂下眼眸,聲音不自覺地帶著一點沮喪的味道。「而且,我的確跟不上大家的進度。放棄我,你們會比較輕鬆吧?」

 

「那你自己呢?你想就這樣放棄嗎?你就這樣自暴自棄!?」

 

唐曉方的聲音突然拔高,身上Alpha的信息素一下子變得濃郁而充滿攻擊性,就算李哲定是個Beta,也感覺到了深深的威脅。還好唐曉方自知自己即將失控,連忙把空浮車暫停在路邊。

 

「自暴自棄?什麼自暴自棄?」李哲定覺得莫名其妙,頂著壓力開口。「我是就實驗室的狀況在跟你建議,跟自暴自棄又有什麼關係?何況我自己的狀況我自己知……」

「要我把你放到最簡單的組,這不就是自暴自棄?」唐曉方似乎完全被激怒了。「還有當人體實驗者?你怎麼可以這麼不珍惜自己?」

「喂、喂,唐曉方你冷靜……」Alpha憤怒的信息素就像一把利刃架在他脖子上,李哲定完全招架不住。

「我很冷靜!是你不冷靜!」唐曉方怒吼,雙手死死此抓著方向盤,深藍色的眼眸裡閃著的憤怒烈焰燃燒著、就快要實體化了。「明明只是一點小錯誤、明明才過五年,你就變得這麼玻璃心?你的夢想呢?你當年第一名畢業的才能呢?」

「玻璃心?你說我玻璃心!?哈!」李哲定傻眼了,被莫名攻擊的他也覺得有一把火從肚子裡燒了起來,燒得他胸口憤怒地疼,完全沒有注意到唐曉方說話的細節,馬上反唇相譏。「玻璃心還會在這裡任你罵嗎!?還有你說小錯誤……你知道今天你實驗室裡的組長就差掐死我了嗎?我這是不想扯你後腿!還不是為了你著想!」

「扯後腿是一回事,我可以親自教你!但是你不該放棄你自己!」唐曉方依舊堅持,對著李哲定大吼。「想逃跑就是玻璃心!」

「你……!」李哲定目瞪口呆,他完全不明白唐曉方反應這麼激烈到底是在鬧哪齣。雖然他的確有那麼一點想要逃跑的念頭,但是被唐曉方這麼拆台,他也覺得不太高興。

 

唐曉方別過頭去,但胸前略顯激烈地起伏、仍然緊握方向盤的雙手和努力克制卻還是具有攻擊性的Alpha信息素仍洩漏了他平復不下來情緒。李哲定也不說話,賭氣地學他別過頭去,看著窗外向晚冷清的街道久久沉默。

 

不知過了多久,狹窄空間內的喘息聲漸弱,一聲嘆息散在空氣中,空浮車才又開始緩緩前進。

 

到了孫家大門口,門口的警衛上前詢問。唐曉方打開車窗本來想讓警衛幫忙開大門,讓他把李哲定送到孫家主宅的門口,沒想到李哲定只是很有禮貌地輕聲道謝後、看也不看他一眼就下車走向旁邊供人刷卡出入的小門。

 

「你……喂,明天還要繼續來呀!」

 

唐曉方來不及攔他、甚至來不及道歉,只好慌張地大叫。李哲定也沒有回頭,只是腳步稍微頓了一下,舉起手隨便揮了幾下,就這樣走進了那扇門裡。

唐曉方愣愣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好一會兒,才懊惱地打了自己一掌,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在孫家警衛莫名其妙的目光之下,沮喪地駛離孫家大門。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今天看完《歡迎來到噩夢遊戲》這篇文,整個覺得意猶未盡!!!作者說好的第二部呢!!其實我是那種超級喜歡看人家玩恐怖遊戲的人(因為我自己不敢玩),也喜歡帶點解謎意味的小說,整個大滿足啊啊啊啊!!(雖然我覺得裡面的內容還不到會讓我覺得恐怖的地步,可能是我口味太重吧XD)唯一讓我覺得有點意見的就是,這本書的糖實在是有點玻璃渣,刺得我好痛......差一點點就BE了啊啊啊啊!!!還有就是,作者害我也想來挑戰那種解謎又恐怖的戀愛故事了(你住手

話說,我覺得《方寸之間》的內容總是能讓我越寫越長,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對讀者來說應該是好現象吧(笑)不過,我覺得《方寸之間》似乎真的是比較少人看,但還是希望大家喜歡它啊!我會努力寫完的!

 

以上,這次先這樣吧,謝謝大家啦:)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