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7.

這一躲,便是整整六個多月。

 

葉梓設法弄來了兩個傭兵團一直養著的Beta身分證明,並用途徑弄到了Beta偽裝劑,為自己跟季杭都打了一針,可以維持半年。他們在首都星附近的一個商業星球定居,裝成星際移民的樣子租了一間公寓,就像普通新婚的Beta夫妻一樣,一人在家待產,一人出外工作。

他們倆人逃走的事情鬧得非常大,不光是新聞媒體爭相報導、季家跟方家的人在找他們,就連政府都派警方加強搜尋。在每天都擔心自己下一秒就會被發現、並抓回去的狀態下,兩人很有默契地絕口不提,只是珍惜著每一秒相守的時間。

為了生活,葉梓不能不出去賺錢,季杭又因為懷孕的關係不好出去找工作,所以他這個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少爺只好自己琢磨著做家事,還搞了不少烏龍。葉梓回家後總是無奈地手把手教他,也幸好季杭不笨,做得越來越像樣。

 

如果可以一直這樣過下去該有多好啊!季杭忍不住想著。

 

不用為家族做那些骯髒事、不用與一個自己不愛的人過一輩子、不用因為自己的發情期提心吊膽、不需要再……偽裝自己。

 

然而,就算再幸福,這樣緊緊相依的日子,卻是偷來的。

 

 

那天,兩人到醫院產檢時,就覺得醫生護士的表情都不太對勁。一回到家,兩人便很有默契地開始收拾行囊,快速想辦法離開這個商業星球。

 

無奈跑得再快,還是被發現了。兩人倒也沒有多做掙扎,在警察攔截時直接停下了飛船。

 

「不好意思,請兩位下船配合檢查。」

 

窗外傳來警察大聲而嚴肅的聲音,但裡面的兩人半點也沒有要理會的意思。

 

「親愛的,這已經是我們能走的、最遠的地方了。但是我好想看海,我從來、都沒有看過海。」

「沒關係,以後會帶你去的。」

「我沒有打算同歸於盡,也不想妳和肚子裡的孩子死去。」

「恩,我懂。」

 

「兩位,請配合!馬上下船!我們是警察!」

 

「這幾個月,我過得很開心。」

「我也是。」

「我……該死的,明明事到臨頭、明明時間不多了,我、我卻已經、卻已經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了……」

「不用慌張、不用慌張。不知道要說什麼,就用來說愛我吧。」

「……我、我愛妳。」

「嗯,我愛你。也愛寶寶。」

 

當警察破船而入時,他們交換了最後一個吻。

 

 

 

 

8.

「……葉綺?」

 

小小的男孩聽到自己的名字,馬上抬起了頭,發現看到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子時,忍不住往後躲了躲,害羞地低下頭,卻又忍不住好奇、抬頭偷偷看。

葉梓發現,那個男孩有一雙幾乎跟自己一模一樣的黑色眼睛,水靈水靈地閃,髮色則是遺傳到季杭那頭墨黑中透著點藍的美麗色彩,動靜之間是一片迷人風采。但真正讓她覺得驚豔的,卻是葉綺那張雖然稚嫩、五官卻看得出是集她和季杭優點於一體的精緻臉龐。

 

――這是,季杭和她的孩子。

 

那天警察破船而入之後,葉梓和季杭便被分開拘禁。回到首都星之後,面對著司法的詢問及調查,兩人什麼都不願多說,從頭到尾緘默不語。因為其實無論是意外還是預謀,AO之間未經政府基因配對選擇者,皆是違法,加上罪證確鑿,等待兩人的仍是兩種截然不同、卻同樣殘酷的懲罰與判決。

葉梓被季家及方家以誘拐Omega及強制標記的罪名控告,並要求做化學去勢及終身囚禁。另一方面,司法倒是不敢對懷孕的季杭做任何傷筋動骨的懲罰,只是將其關入Omega保護機構中,不過同時也給出了「在生產之後,要以化學方式控制標記、並要其配合國家進行消除標記研究」的判決,基本上也是另一種終身囚禁,還必須以實驗品的身分活下去。

兩人之間只有一件事是相同的:他們完全沒有辦法知道對方的狀況。這種強迫分離伴侶的痛苦已夠讓已經過最終標記的AO難受,而更加殘忍的、卻是對對方消息的一無所知。

 

 

「這是葉綺,這是骨灰罈,還有一些孩子的衣服用品。」前來交接的Beta男子面上有淡淡的笑容,讓人舒服卻又不會過於親近。「麻煩您檢查一下,看看有沒有問題。」

 

葉梓點了點頭,二話不說地先蹲了下來,想與葉綺齊視,沒想到還是比他高了一點。她猶豫了一下,向葉綺伸出雙手,只見他也猶豫了一下,卻還是怯生生地伸出了手攀住了她,任她將自己抱了起來。

 

――這是,第一個抱住他的Alpha

 

葉梓回過身將葉綺放在空浮車中新買不久的嬰兒座椅上,再回過頭將他的那些細碎行李放上車,最後才把季杭的骨灰罈放上副駕駛座。簡單道謝、確認過後,那個溫柔的Beta便離開了。

 

 

在一陣又一陣的折磨後,當葉梓再次聽見有關季杭的消息時,便已是他的死訊。

生下葉綺沒幾天,季杭留下一封遺書便自殺了。因為沒有Alpha在身邊,他明顯有Omega常見的產前憂鬱傾向,醫生給他開了不少的安眠藥,被他偷偷一點、一點地藏了起來。最後,他在某個深夜醫生最後一次巡房之後,拔下所有數據偵測的儀器,將藥丸全數吞下。

季杭只留了一封遺書,一反從頭到尾緘默的態度,裡面有條有理地解釋了從頭到尾兩人的行動,以及他所做所為的原因,整封信都在替葉梓脫罪,並再三鎮重地表示希望可以由葉梓撫養他長大。法官衡量了此封遺書中季杭的心願,以及季氏家族的意願,在測定孩子的屬性為男性Beta之後,通知了葉梓這個消息並詢問其意見。

 

「那是我的孩子,我想要陪著他長大。」

 

葉梓好不容易恢復平靜了之後卻沒有多說什麼。雖然她對於孩子的性別感到訝異與奇怪,但是她並不覺得困擾,甚至暗自慶幸孩子不是AlphaOmega,否則季氏夫婦又怎麼會放棄他、自己又怎麼可能見到孩子、甚至是扶養他長大?

 

季杭在信中為孩子取了名,叫「葉綺」。在葉綺五歲那年,葉梓終於在多方的利益交換與權衡之下,離開了監獄,獲判終身不得離開首都星,並須定期回警政機構報告直到法定刑期滿,以及帶葉綺到社福機構接受檢查,直到他成年。雖然麻煩了點,但她並無怨言。

能親自陪著葉綺長大,她已知足。

 

 

「肚子餓嗎?」葉梓發動車子,從後照鏡裡看了看還有點緊張、四處張望的葉綺。

「不、不餓。」葉綺下意識揉了揉自己的肚子,模樣既可憐又可愛。

「那就陪我吃一點吧?」葉梓也不說破,只是笑著說。「媽媽有點餓了呢!」

「……好。」葉綺悄悄抬眼看了看葉梓的背影,小聲地回答,只是嘴邊的那一聲「媽媽」還是叫不出口。

 

葉梓笑著轉頭看他,回過身時眼角餘光看了眼副駕駛座上的骨灰罈,不知怎麼地紅了眼眶。

 

她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季杭的時候。

 

那時的他正在跟他的父母對峙,而她正處於任務之中。

那時的他滿臉怒容、卻因其美麗的容貌而顯得氣勢更盛,藍色的雙眼燦若恆星,許久之後她才明白,那裡面滿溢的、是一種對自身命運的不甘心與質問。

而相戀之後、相互標記之後的他,只要是面對自己的時候,那雙眼睛裡、永遠滿滿的、都是她的影子……

 

能擁有這樣的他,能被這樣的他擁有,即使只有短短六個月,她還是覺得自己非常、非常幸運。

 

「吃完飯之後,我們去看海吧,好不好?」看他還是有點怕怕的,葉梓覺得好玩,想盡辦法逗他說話。

「……海?」

 

葉綺小小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疑惑的模樣很可愛,像極了季杭偶爾露出的那種、傻呼呼的表情。

 

葉梓溫柔地笑了笑,眼角的淚光閃了閃,終究還是沒能忍住,滑過了臉龐、蜿蜒至她的嘴角。

 

 

「對,我們帶爸爸一起去看海。」

 

 

 

 

 

 

The End

 

 

 

─────微光碎碎念時間─────

 

  啊,這篇終於結束了,有點捨不得,但這也是必然的結局。雖然有想說要不要多增加一些情節,想了好幾天,但想來也無益,便不再為難自己了。

  因為葉梓跟季杭兩人的故事本來就比較單純、無法寫長,所以我選擇用番外的方式呈現給大家,希望大家喜歡。

  季杭和葉梓都是勇敢的,他們為自己的心勇敢,也為自己勇敢。或許他們之間注定不可能完滿,但是他們心中永遠會有一片寧靜的海洋,只屬於他們彼此,即使潮起潮落、也永遠相伴。

 

  最後再說一次,希望看到這裡的各位,喜歡季杭和葉梓的故事:)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iny
  • 一次衝完這篇文w
    番外有洋蔥啊O-Q
    請繼續加油!!
  • 耶耶~有感受到洋蔥吧嘿嘿嘿((壞心
    感謝你的收看,我會努力繼續寫下去的XDD
    期待你繼續給我留言呀~:)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於 2016/09/28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