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5.

「是你啊……好巧。」

 

聽到背後傳來聲音的時候,李哲定還沒有意識到那是在叫他。直到對方追著他走了好一段路,還大聲地叫著他的名字,他才終於意識到似地停了下來。

 

「你幹嘛走那麼快……沒聽見我在叫你嗎?……李哲定!」

「嗯?」

 

一轉頭,卻是讓李哲定感到意外的人。

 

「……唐少爺?」

 

匆匆忙忙朝他疾走而來的正是前幾天才見過的唐曉元。不過與那天的西裝革履不同,他今天穿著簡單的藍白細紋襯衫,下身則是深灰色牛仔褲,踩著一雙咖啡色牛津鞋,比起那日的嚴肅、看起來年輕了不少。

……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啊,你還記得我。」唐曉元開心地笑了笑,小小的酒窩在他的臉頰上出現。「你怎麼在這裡?」

 

「我陪小姐來上課,剛剛出來接電話。唐少爺怎麼會在這裡呢?議會那邊不忙嗎?」

「我剛好有事來學校……沒想到就遇到你了。」唐曉元瞬間尷尬了一下,讓李哲定有點疑惑。「啊,對了,要不要去那裡的沙發區坐坐?」

 

李哲定往他所指的方向一看,是這一層樓教室區外緊連著的一個小休息空間,有L型的沙發區和一張簡單的茶几,還很貼心地備有一些茶水餅乾。他轉頭瞥了一眼孫盈所在的教室,他本來就沒有打算要再進教室,只是想站在教室外等著孫盈下課。他估計沙發區可以清楚地看到教室區的情況,應該不會錯過孫盈走出教室的時間,便答應了。

李哲定忍不住想著:唐曉元大概有什麼關於孫盈或孫家的事情想私下詢問自己吧。

 

 

「有件事情最近困擾我很久,我想聽聽你的意見。」唐曉元靠坐在沙發上,神態悠然。「關於《Omega權利法案》,你怎麼看?」

 

Omega權利法案是近來無論是聯邦議會、還是社會上都在轟轟烈烈吵吵嚷嚷的一件事情。

眾所皆知,AlphaOmegaBeta三者是在祖先離開古地球之後,人類突然分化出的性別。因此,AlphaOmega之間強烈的相吸與高度動物化等等的全新生物本能,從人類一開始發展就帶來了不少困擾,甚至可以說,這三種二次性別的產生,讓人類的社會在高度科技化的同時,在繁衍後代的方面變得既原始而殘忍。而過於殘酷的搶奪歷史,也讓AlphaOmega的數量急遽減少,因此對於人類的繁衍問題,又產生了不少紛爭,也出現了幾個階段的應對措施。

經過了叢林法則勝者為王的時代(AlphaBeta以實力搶奪Omega)、政府權力分配的時代(政府擁有Omega分配權)到現在的基因配對選擇階段(以基因是配度為擇偶選擇),表面上看起來人類終於跨過了那段野蠻本能的時期,但事實上不然。

 

最大的問題,始終出在Omega身上。

 

因為Omega是三種種族中最無稀少的,而且只有與Alpha結合的Omega才有辦法生出Omega,這讓這種性別變相地成為一種利益、甚至是一種工具。漸漸地,只要家族裡出生了Omega就會被家族的人當成最高機密藏起來。如果是有錢人家的小孩還好,雖然難免會有家族利益的糾葛,但家人往往會用最好的資源去培養,並找一個最好的人家、最合適的Alpha嫁出去。但是,若是家境不那麼好的Omega,則是會被家族當成一種「賺錢工具」培養:不讓他上學、也不讓他和外界有任何聯繫,以防他了解外界的知識之後逃跑,或是被外人拐走。然後,在發情期來到之前,對外宣稱兩者的基因適配度很高,實際上卻是轉賣給出價最好的人家,然後、繼續生育下一代。

 

因為完全無法可管,所以情況甚至比政府分配時代還要糟糕。

 

雖然這樣的情況完全違背了聯邦憲法所保障的人權,但在社會氛圍的默認下,Omega們沒有辦法、也沒有力氣可以反抗。有的是不知道自己的利益被剝奪,有的卻是被家族所禁錮、無法做出任何有影響力的舉動……

 

終於,在這樣幾百年的惡習循環中,反對的聲浪漸起。

 

開始有人反思這樣完全無視Omega權益的作法到底正不正確。有些民意代表與團體的人物也漸漸利用民意或方法進入國會等機構,等待時機成熟時,能一點一點改變現況。而唐曉元正是這股新興政治勢力的其中一員幹將。

而前一陣子,唐曉元所在的勢力正式提出了《Omega權利法案》,希望可以藉由此法的訂定,使全聯邦重視、落實Omega的人權保障。

這理所當然地引起了社會輿論的軒然大波。

 

這些李哲定當然知道,因為這個法案對於孫家尤其重要。原因很簡單,孫家的下一任繼承者,孫盈是個Omega

但是……為什麼要問我?李哲定不解。是在打探孫家的風向嗎……

 

「您怎麼會突然問我這個?」

「我是想問問你以Beta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情怎麼樣?」

「當然是好的。身而為人,理當有自己的權利。」李哲定謹慎地說。「何況Omega的情況其實大家都知道,只是不願意明說而已。現在有人願意出來公正處理……我覺得非常好。」

「……就這樣?」

 

唐曉元從頭到尾都很認真地聽他說話,身體還不自覺地朝李哲定那裡湊了過去。但確認他說完的時候卻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摸著下巴思考,不相信地反問。

 

「我怎麼覺得這答案很官方啊…」

「那是因為唐少爺也不是真心在問我這個問題啊!」

 

李哲定輕飄飄地開口,端正坐著、優雅地翹著腳,還故意喝了一口茶、配了一口餅乾。唐曉元下意識地直起身體,想了一想,又靠回去變回原來的坐姿。

 

「……你發現了?」

「嗯。」

「怎麼發現的?」唐曉元――不,是唐曉方――皺著眉頭,狠狠地咬了一口餅乾洩憤。

「唐大少跟您很不一樣的。」李哲定看著唐曉方孩子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哪裡不一樣!?」唐曉方瞠圓了眼睛,指著自己的臉反問。「這張臉根本一模一樣,連信息素也一模一樣。哪裡不一樣?」

 

下課鐘聲在此時準時響起,李哲定也不再回答,只是笑笑地說了一聲「失陪了」後便俐落地起身,將垃圾拿到一旁的小櫃子上處理。唐曉方覺得不甘心,連忙追上去。

 

「到底是為什麼啦,你告訴我嘛!」

「下次再聊吧,唐少爺。」李哲定覺得這個氣急敗壞的表情很有趣,也故意不說清楚。「我們家小姐下課了,我該去接她了。」

 

唐曉方氣得說不出話來,他總算懂了:這個李哲定是故意在逗他呢!

 

「唉唉唉、算了算了!你別走!最後一個問題!」

 

李哲定聽出唐曉方這是真的急了,便非常配合的轉過頭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雖然,他始終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他從來沒說過話、也不認識的唐家二少爺唐曉方,今天怎麼就這麼有興致抓著他聊天,甚至還知道他的名字、認出他是誰來。

唐曉方馬上著急地亮出自己的目的來:

 

「你要不要……到我的實驗室來幫忙?」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久違的《方寸之間》~

暑假過得很頹廢,有點心虛卻又小心翼翼地珍惜著。

總之就是:我愛暑假!哈哈哈哈哈~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