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標明:此篇是ABO文,不知道的可以查一下,如果不能接受請不要進入喔!

如果確定OK,那麼,歡迎光臨 :)



19.


  「少爺,打擾了。」

  李哲定將做工精緻的推車停在孫華房門前,輕輕敲了敲房門,等了許久仍未得回應,只好嘆了一口氣推門而入。他手上還拿著一台輕薄的平板,無奈其中卻裝著重如千斤的內容。但夫人的命令不能不聽,孫華願意理睬的僕人卻也沒多少個,李哲定也只好親自走一趟。

  「她自己不敢再來,反倒派你來了?以為這樣我就會妥協?」


  躺在床上閉目養神的孫華懶懶地睜開眼瞥了一眼門口,便懨懨地轉回目光,繼續盯著天花板發呆。李哲定也不接話,只是手腳麻利地將推車上的餐點佈置在帶來的小几上,恭敬地端到孫華面前。


  「少爺,這是廚房特地準備的熱粥和一些小菜,您就先將就著用吧!」


  孫華聞言也不扭捏,在床上坐好讓李叔方便將小几放著,讓他在床上吃。他肚子是真餓了,吃飽了才有力氣打持久戰。李哲定安靜地站在一旁伺候孫華用餐,房間裡頓時安靜了下來。

  李哲定從一旁端詳著這個他從小看大的孩子,不知怎麼地覺得有點陌生。


  一樣年輕美好的少年面容因多日未進食而有些憔悴,卻沒有影響其越發清冷的風度,只有略為疲憊的動作及清瘦了一些的身形彰顯出了這幾日的軟禁對他的影響。而在他眼底閃爍著的是李哲定不曾見過的篤定,那是一種勇敢而堅定的光芒,光是看著就讓人充滿力量。那雙碧眼閃爍的光讓他彷彿一夜蛻變得成熟,饒是對他無比熟悉的李哲定也不禁看呆了眼。


  是誰讓他變成這樣?是因為那個安靜的孩子嗎?

  他彷彿,看見了很久以前那個熟悉的身影……


  孫華一放下餐具,李哲定便如佈置時一般快速地收拾乾淨,再為他端上一壺熱茶、倒了一杯,順便也將平板擺上小几,端正地放在孫華面前。孫華只是低頭瞥了一眼,便倒在身後的靠枕上。

  「李叔,坐著陪我聊聊吧!」

  李哲定笑了笑,也不推辭,拉了張椅子就在床邊坐下,也幫自己倒了杯茶。這種時候,他便只是孫華的「李叔」。


  「怎麼啦,怎麼又鬧起彆扭來了?」

  「我才沒有鬧彆扭呢,李叔。」


  剛與葉綺分離的那陣子,孫華還未對自己的母親完全失望,只是因為尋找葉綺的事與母親一次又一次地衝突與爭吵。母親情緒一失控便會不分青紅皂白地怒罵他,那時小孩子心性每每讓他衝動地反唇相譏,因此母親自然忍不住就下手打他,一往一來間成了惡性循環。每次孫華跟母親吵完架很難過,總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忍不住期待母親會來哄哄自己。只是每次等到的都不是母親,而是李叔。李叔總是會笑笑問他怎麼又鬧彆扭了,他也總是堅持自己沒有鬧彆扭,然後被李叔哄得沒了脾氣。

  有時候孫華甚至覺得,李叔是他的另一個父親,伴著他長大。


  「李叔,你知道平板裡面是什麼嗎?」孫華瞪著天花板,口氣有點僵硬。

  「Omega的照片……是夫人挑選過的、美麗又高貴的Omega們的照片。」李叔一樣笑笑的,有問必答。

  「李叔,我不需要這些美麗又高貴的Omega……我只要葉綺。」

  「我知道。」

  李叔伸出手拍了拍孫華擱在被單外的手背,輕柔的接觸讓他得以略微感受到孫華信息素的變化。


  「我已經標記他了……雖然只有咬痕標記。」

  「我知道。」

  因為Omega信息素的完滿,使得Alpha的氣息更加穩重,雖然尚未完全卻已有溫潤完整的雛形。


  「李叔……其實我很怕。」

  孫華低下頭,把自己縮成一團,緊緊抱住自己的膝蓋、也蓋住自己的哽咽。

  「我好怕我會再度失去他……我不想……」


  李叔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孫華的腦袋。他默默地將小几移走,輕輕地擁住孫華,喃喃地一遍又一遍說著:「我知道、我知道……」

  偏過頭看著依舊明媚的窗外風景,不知怎麼地李哲定也濕了眼眶。


  「我知道。」





20.

  「妳確定……這方法可行?」

  「可以啦可以啦,李叔都擔保了絕對可以的,怕什麼!」


  葉綺有點無言,但是想來盈雅應該不會害他,而且「救人」要緊,因此轉了轉眼就把她給的藥劑吞了下去。事實上他是被盧盈雅一路半推半拖著來救人的,都已經在路上了、也沒辦法回頭。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身上的Omega氣息漸漸被Beta的氣息給掩蓋過去,整個過程在十分鐘之內完成,讓他不禁驚嘆。

  「這藥……」如果可以拿到,我就不用為咬痕標記的時效性煩惱了吧……葉綺有點興奮。

  「很神奇吧?新產品,是有時效性的。而且短期目前是沒問題,但長期服用就不知道了」盈雅俏皮地笑了笑,一臉了然。「所以送你兩個字:做、夢。」

  「……」

  「快點換上後座那套衣服,把你身上那套充滿Omega信息素的衣服藏起來比較實在啦!」


  他們兩個搭著空浮車在空中馳騁,盧盈雅小心翼翼地開著車,以盡量不引起人注目的速度往孫家本宅所在的山頭前進。這輛空浮車是孫華停在公寓車庫中備而不用的車,是孫家僕人平日使用最普通的車款、還蓋有特殊辨識紋印,雖不知道他留著這輛車有什麼用,不過在這節骨眼上倒是方便了他們兩人。

  「剛剛電話裡那個李叔……妳認識嗎?」葉綺想了想,還是轉頭問盈雅。

  「算認識,他有些比較嚴重的陳年痼疾,所以孫華託我給他看過幾次病。只可惜他那個狀況特殊,不算完全的Omega,我這個Omega專門的醫生也只能做到控制病情而已。」盧盈雅瞥了好奇寶寶葉綺一眼,「是個很好的人,在我看來放在孫家根本是浪費。」

  「陳年痼疾?不算完全的Omega?」葉綺摸不著頭緒。「……浪費?」

  「這些你之後自己問孫華啦!我也只是大概了解而已。」盧盈雅沒耐心說,只是緊張地駕駛著。「要說認識,感覺你才認識他吧?都能夠叫出名字還認出你了……」

  「……我也希望我記得他。」葉綺說到這個就嘆氣。「這樣也能比較不緊張。」


  突然有個人打匿名電話給他叫他去救孫華,縱然語氣誠懇、態度真切,誰知道是不是騙人的?會不會是孫華老媽的陷阱?


  葉綺對於李叔的印象會如此薄弱,或許是因為孫華母親給他的衝擊太大。

  無論過了多久,葉綺始終記得那個剛開始清秀安靜、最後和母親解除婚約時卻癲狂如野獸的女人,孫華的母親。雖然當時她發狂衝進病房時,躺在病床上的他沒有受到直接傷害,而是孫華跟母親葉梓幫他擋去了那個女人的攻擊,但是他永遠記得那雙充滿血絲、憤恨瘋狂的眼睛,甚至因此做了好長一段時間的惡夢。

  不過葉綺的記憶中隱約中好像確實有這樣一個清瘦的身影,時常伴在孫華身邊、還陪他來過醫院好幾趟,雖然始終都很沉默。因此綜合盈雅的說法,葉綺還是選擇相信他,在半信半疑之下搭上了空浮車。


  「……別發呆,到了。」盧盈雅輕輕換了幾聲發呆的葉綺,接著就減速準備開進孫家大門的警衛哨口。

  葉綺甩了甩頭、拍拍臉頰,低下頭之後還不忘整理好自己的假髮跟帽子,讓他們戴得更牢一些,大大吐了一口氣,但是緩解不了自己因緊張而加速的心跳,只能任其咚咚咚咚地跳著。

  盧盈雅壓低帽沿,不再說話,按下車窗控制鈕。





【TO BE continued......】




─────微光碎碎念時間─────

  感謝點進來的人,若是有錯誤希望大家不吝指教喔!

  感覺上超級久沒更新了,嗚嗚嗚不知道還有沒有人在看......我希望有啦嗚嗚嗚QAQ
  之前有一陣子都在「新社員熱」之中爬不出來所以寫了一堆同人文,爬出來之後又接著期中考,實在是很恐怖(喂)現在回來填坑了,請大家不要拋棄《標記練習》拜託QAQ

  每次隔太久寫都會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但是我沒有忘記他們。他們依然在我腦袋中活著,在各種不同的可能性中穿梭,直到我寫下來......有時候我也不知道這對他們而言是幸還是不幸,不過至少,我可以給他們一個我認為最好的結局。

  啊啊,希望早日寫完這篇,我其實已經偷偷想好副CP的故事了XD希望會有機會寫到!

  無論如何,後續還請大家繼續捧場喔:)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