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故事背景為新社員加演雷東番外的後續衍伸作。

因為是臨時想加碼的《謠言》二刷特典,所以想說就乾脆跟大家分享吧!

一樣希望大家喜歡喔!


-------------------以下正文-----------------------


1.

  到國外就職的第一個月,除了工作和生活上的雜事,Simon什麼都沒有辦法想。初來乍到的混亂、工作上的適應以及生活習慣的調整已經讓他忙得夠嗆,等到他想起要聯絡雷殷甲報個平安的時候,已經是好幾個月之後的事了。而雷殷甲也沒有給他打過任何一通電話,只是在社群網站的對話框中留了言。

  我看你每天都上線,人應該很平安。不用再掛心我了,忙你的吧,我很好。

  當Simon終於有空看到這則訊息時,只能忍不住無奈地笑。那天晚上,他對著電腦發了很久的呆,就是想不到自己應該如何回應。他看著對話框上雷殷甲名字旁的標示從小綠點變成了空框框,又從空框框變成了小綠點,最後只是簡單快速地按了一句話傳送,便鴕鳥似地溜下線了。

  嗯。你也保重。

  雷殷甲從來都是一個溫柔的人,雖然脾氣暴躁又固執,但從來都是一個溫柔到讓人心痛的人。


  他又怎麼忍心再讓他難受。


2.

  那年東聲敏打電話來說要介紹他一個不錯的男人時,Simon嚇壞了。


  Simon和東聲敏認識了不短的時間,雖然憑著直覺知道他跟自己是同類,但是東聲敏從來不曾表態、更別提主動跟他聊男友的話題。無論是他哭著大罵前男友的負心、還是摀著身上被家人揍的傷口找東聲敏訴苦,他都只是默默地認真聽他傾訴。因此當那個從來都很沉默的東聲敏竟然打電話告訴他,有一個很好的男人要介紹給他認識時,Simon可以說是驚嚇到不行。


  「我真的沒有騙你,那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東聲敏的聲音緩慢而低沉,一字一句說得清楚,只是鼻音有點明顯,而且電話那頭的背景傳來很大的風聲。「至少跟他見一次面吧,當作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嗎?」

  「見個面吃飯是沒問題啦!」Simon猶豫了一下,才有點遲疑地開口問。「你的鼻音好重……怎麼了?」

  「……沒有,只是有點感冒。」東聲敏吸了一鼻子,但是聽起來有點刻意。他避重就輕地回答。「那我之後再連絡你時間地點。」


  那之後Simon認識了雷殷甲,而雷殷甲也的確如東聲敏所說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他有著如那頭紅髮一般亮烈的熱情與開朗,一股從靈魂裡雋刻著的衝勁與固執,卻也同時有著與生俱來的柔軟與溫和,愛上他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Simon和東聲敏報告自己和雷殷甲交往了的那天,還特別把他約了出來。東聲敏聽到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他正要拿起杯子的動作頓了一頓,之後臉色如常地將杯中的水飲盡,回了他一個微笑。

  「嗯,這樣很好,恭喜你們。真的,很好。」

  那個微笑的瞬間,東聲敏眼裡閃過的情感太多太複雜,Simon還來不及解讀便已消逝。只是東聲敏嘴角的笑看起來真的太痛太痛了、卻又如此美麗,讓Simon永遠忘不了那一彎苦澀的弧度。


  從那一刻起Simon便明白了,東聲敏愛著雷殷甲,從來都未曾變過。



3.

  那句「嗯。你也保重。」傳送出去之後,雷殷甲也只是已讀、沒有回覆。時間一久,Simon也就忘了這件事,專注在工作上,也逐漸在新的環境建立起了自己的生活圈。雖然他還愛著雷殷甲,但是他已經過了那個沒有愛情便天崩地裂的年紀。愛情並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有時候能夠自在地活著、有著一份足夠養活自己的工作、父母俱在朋友健康平安,便已是萬幸。只是每次想起雷殷甲,Simon的心頭還是會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楚與遺憾、還帶有一點寂寞,讓他忍不住懷疑起自己調職的選擇究竟是對是錯,卻又無可奈何。明明是不久前還打算就這樣相伴著一生的人,竟然可以如此簡單地就形同陌路,說來也真是諷刺。

  時間依舊匆匆地走,那天Simon上班正忙碌,電腦的郵件滴滴滴提醒他有新的信。Simon匆匆瞥了一眼,竟是同時收到了東聲敏跟雷殷甲的email。他覺得有些疑惑,卻也沒有馬上點開,只是繼續埋首工作。


  等到Simon終於結束工作,回到家匆匆弄了點吃的餵飽自己並洗了個舒服的澡後,他才想起這兩封同時收到的信。他在沙發上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坐姿,打開自己的信箱時猶豫了一下,決定先點開東聲敏的信。

  東聲敏的信很短,只有幾句閒聊似的話:

  你那裡還好吧?很久沒有聽到你的消息了,希望你一切都好。如果打算長久待著,就趕緊找個伴吧!你這怕寂寞的傢伙,不要自己硬撐著。我也一直都在,隨時保持聯絡。

  末了信中還附了一張照片,是一雙緊握的手,各在無名指戴著明顯是一對的戒指,亮得刺眼。Simon覺得這兩隻手給他的感覺異常熟悉,卻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見過。


  為什麼要附這張照片?是寄錯了嗎?Simon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點開下一封雷殷甲的信。



4.

  和平分手的協議是在Simon的公寓裡談的,那時他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所以房子裡有些亂。雷殷甲知道Simon的事業心很重,也隱約知道他選擇工作的機率會大過選擇他,但是他還是很溫柔地沒有干涉他的思考,只是讓他自己決定。

  其實並不是因為雷殷甲的心胸有多寬大,只是因為他都到了這個年紀,早明白強求是得不到任何東西的。這段感情雖然說起來比不過他和東聲敏之間的糾葛來得長,卻也不是三言兩語能帶過的短。時間已將他們的稜角打磨得服服貼貼,他明瞭從剛開始的激情到如今的歸於平淡,這不過是每一段感情必經的過程。那些注定遠離的終將會遠離,求不得就是求不得。

  誰都沒有錯,只是選擇不同而已。


  Simon讓雷殷甲坐在好不容易清空出來的沙發上,遞給他一罐啤酒,自己也捧著一罐在他身邊坐下。

  「我要出國了,公司調動已經確定下來了,一個月後就走。」

  「這麼快?」

  雷殷甲灌了一口啤酒,沉默半晌,才再開口。

  「那我們……」

  「嗯,分手吧,好嗎?」Simon牙一咬說出口,猛灌一口啤酒。

  「不要等我、也不要再為某個人等待了。你值得更好的……一定要幸福。」

  他們都心知肚明。不是不愛,只是不希望對方為自己守著看不到盡頭的等待,所以盡量平靜地放手,斷個乾淨。

  就像東聲敏當年毅然決然地切斷聯絡一樣。


  「最後我想告訴你一件事。」Simon摟著雷殷甲,輕輕靠著他,親暱地蹭一蹭他的紅髮。「那年我告訴東聲敏,我和你開始交往的時候,我看他的反應就知道了,卻一直沒有告訴你。比你自己跟我說你們之間的事時、還要早。」

  「知道什麼?」雷殷甲的聲音帶著點哽咽,眼眶已紅、卻硬是沒有掉淚。他伸出右手回擁住Simon,緊緊地。

  「東一直很愛你,非常、非常愛你。」Simon看著他,眼淚卻是忍不住比他早一步流了下來。「趁這個機會回去找他吧,你不要怪他……他也不好受……」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雷殷甲打斷他,眼眶紅著、臉上卻笑著,但眼裡流動著的情感、很苦很苦。


  「我一直都知道他很愛我。即使我們分開了,也從未變過。不然我也不會追他追那麼久……」

  Simon突然說不出任何話來,原本要講的話全部卡在喉嚨、吐不出來。


  「不然他也不會忍心我、追他追那麼久。」


  因為靠得很近,Simon連雷殷甲最後這句喃喃自語都聽得非常清楚。他突然明白自己講這些話是多餘的。Simon感覺脖子旁一片溫熱,於是更用力抱緊雷殷甲。


  雷殷甲和東聲敏雖然分隔異地,心卻永遠在一起。從來就沒有誰付出得多、誰付出得少的問題,因為他們一直在為對方默默地努力,即使只能在心底,即使只能隱瞞。這一切不關誰虧欠誰、誰放棄誰,只是情不知所起,一網而深。


  「我知道,我也一直都知道。你很愛他,很愛很愛他……」



5.

  打開信件時,Simon有些驚訝。雷殷甲那樣有時候熱情到接近囉嗦的人,信竟出乎意料地更短了:

  嘿,一定要幸福啊!

  末了信中同樣有附件,不過打開來竟是一段影片下載連結。Simon不解地將影片下載下來,等到下載完成後馬上點開影片來看。

  Simon在看到影片中出現婚禮場景的瞬間有些呆愣,但也發揮耐心地把影片看完。在他看完的那瞬間卻忍不住馬上按下右上角的叉叉,免得閃瞎自己的眼。

  他知道為什麼東聲敏會寄那張照片了,這八成是雷殷甲的主意。還有一起寄信給他這件事……


  「……這兩個悶騷的笨蛋真是夠了!」


  雖然影片被關掉了,但是顯示在螢幕上的縮圖還是很明顯地閃著光。

  在那個小小的畫面中,東聲敏與雷殷甲輕輕地吻著,似乎會這樣一直相伴、地久天長。


  Simon氣了一陣,還是耐不住再度點開影片又看了一次。他最終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略略紅了眼眶。

  「這兩個笨蛋……一定、一定,要幸福啊!」





【 The End 】

─────微光碎碎念時間─────


  基於「希望大家都能幸福」的想法,那時候明明時間超趕、我還是擠出了這篇小小的特典,送給所有願意支持《謠言》二刷的朋友。希望我的心意有確實傳達到了。

  現在,也送給正在觀看的你。

  嗯......最近突然覺得Simon真是個好題材,期中考後有空再來寫好了......((看向考試報告山

  不管怎麼樣,謝謝收看的大家:)


By,福爾摩君 / 微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