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歲月



  時間就這麼過了,歲月已經讓他變成一個不再年輕的男人。匆匆那年的記憶,如今也只剩如黑咖啡般滑落杯墊後,留下的一個淺色斑點,雲淡風輕之後便再無其他。

  但真的雲淡風輕嗎?其實,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東聲敏一個人站在空曠無人的天臺,望著手中的煙發呆。看著煙由頂端裊裊而上,任它燒著直到接近濾嘴時才拿起匆匆吸了一口,便丟在地上踩熄之後再彎腰拾起。他的眼前不知怎麼的突然浮出一個紅色頭髮的身影,他每次抽完菸也都是這樣丟在地上踩熄再撿起來拿去丟,說是不能給學生隨地丟垃圾的壞印象。但他似乎沒有意識到,老師抽菸本身就不是件很好的身教。

  猛然回過神來,東聲敏才發現自己又在想著他。他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苦澀的笑。


  雷殷甲,為什麼我誰都不想,卻偏偏想起你呢?


  突然,右邊口袋裡的震動讓他嚇了一跳,他從口袋掏出手機一看,是他的未婚妻,過幾天將會是他的妻子。

  「喂?怎麼了?」

  「晚上回來吃飯嗎?媽燉了雞湯,想說問問你要不要回來吃飯。」電話那頭的聲音柔和中帶點小心翼翼,但是卻更令他煩躁。

  「我不是跟妳說了嗎?」東聲敏不耐煩。「已經逼近學生比賽的時間了,我最近都要留下來幫他們看看,不會回去吃晚餐啊!」

  「但是你也太照顧那些學生了吧!再關心也要有個限度啊!」電話那頭的聲音很委屈,開始抱怨。「再過幾天就是婚禮了,你這幾天一直不回來、一直搞消失,我會擔心,爸媽也會擔心啊!而且那麼多的事情都丟給我處理……」

  東聲敏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聽著電話那頭的抱怨,越聽越覺得歉疚,只好輕聲安撫。

  「對不起,可能是靠近婚禮了。學生又剛好要比賽,我有點緊張。」他嘆氣,盡量緩下語氣。「我跟他們說一聲,今晚回去吃晚餐好嗎?有什麼緊急的事我們一起處理。」

  電話那頭的女人這才緩了緩語氣,跟東聲敏撒了會兒嬌,接著才掛斷電話。


  東聲敏最近怪怪的,但是雷殷甲在這個時間點並無暇顧及其他。已經接近比賽了。

  「老吾!靜下心,你的節奏都沒有在點上!你不可以亂掉,你亂了大家就亂了啦!」

  「阿廣!不要再看小安了,再看現在也不可以吃,專心彈吉他!」

  「小安不要緊張,你一緊張就表情就很明顯,看遠方、遠方!」

  「三三不錯,大家看他,多穩啊!」

  雷殷甲站在前面提醒學生的時候,東聲敏就隨意拉了張椅子坐在教室後面看著。自從上次他不小心在這群浮躁的孩子面前露了一手之後,就被強留著待在後面一起陪他們練團。旁邊還坐著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出現的師葉月跟甯常夏,各自看著不同的地方發呆,有一個還有辦法在發呆中不忘舉著平板拍照,他也真是很佩服她。


  那天他只是鎖好視聽教室的門要走回辦公室,經過教室時卻聽到搖研社的練習教室傳來一陣很奇怪的聲音。整首歌的樂器都各自為政,調子都飄到天邊去了,似乎是因為主唱狀況不好,連帶著吉他聲也不穩,而鼓聲跟貝斯也就自己玩得不亦樂乎了。

  東聲敏覺得很奇怪,就忍不住走到門口向教室內探頭一看,卻發現雷殷甲不在裡面。

  「你們老師呢?」

  「啊,教官好!」他們停下演奏,跟東聲敏問好。之後就只剩下安啟凡跑到他面前跟他聊天,其他人也就各自散在教室角落,各自練習去了。

  「老師被主任叫走了,好像是因為比賽報名的程序有點問題。」安啟凡乖乖地報備,東聲敏注意到他的聲音有些沙啞。

  「原來如此。」他點點頭。「難怪你們今天的調子跑到天邊去了……」

  「教官,不要講出來啦!」安啟凡抱頭,有點崩潰地大叫,接著就是一串的爆炸。「今天這首是新歌,但老師不在我好像快感冒了老吾今天不知道遇到什麼好事特別興奮三三管不住他阿廣又在跟我生氣……」

  「停!」東聲敏覺得頭有點痛。「所以,簡單來說,就是亂成一團的意思嗎?」

  安啟凡沉痛的點點頭。


  大概是那天的光線特別美麗吧,斜斜射入放學後教室的窗,落在小安身上,閃著青春的微光;或許是他自己心中的音樂夢仍未消散;又或許是被婚事繁雜的前置作業搞得快崩快的他,壓抑不住他曾經的嚮往……他突然覺得,在他眼前沮喪地低著頭的孩子,像極了當年那個抓不太住團員的自己。

  那時的雷殷甲常常就是那個負責搗亂的,讓他非常頭疼,但是只要他一唱起歌,無論如何,吉他的聲音和屬於他的合聲就會立刻纏繞他的聲音而上……


  啊,歲月、歲月。是不是在做重大決定之前的人,都會忍不住開始懷念起從前呢?

  他突然很懷念那年,一到放學就與麥克風和吉他為伍的自己。


  這麼一想,他突然覺得當一回指導老師好像也不錯。

  「是哪一首歌?」東聲敏抬腳一跨,走進了教室。

  「啊?」安啟凡愣住。

  「今天練的是哪一首歌?」東聲敏旁若無人地走到麥克風架前,調整了一下高度,隨手把一旁的譜架拉到眼前,拿起譜翻了翻。

  「夜空中最亮的星。」裴世廣抬起頭,緩慢踱步到教官旁邊,雙手抱胸輕輕回答,還有些興味盎然地盯著他看。

  東聲敏也沒在意,只是開始認真研究樂譜,也不管小安的迷茫和阿廣詭異的眼神。當他覺得差不多的時候,便拍了拍手叫大家集合。老吾跟三三聽到這邊的動靜也圍了過來,東聲敏看準時機快速分配工作、個別說明了一下,便很輕鬆地發話了。

  「好,那就這樣,我們試一次。小安你仔細聽,如果雷老師還沒回來,等等就照這樣練。」

  「咦?教、教官?」小安愣住了。

  「教官你要唱?」吳言凜瞪大眼睛。

  裴世廣沒說話,只是跟顧培三對看了一眼,從對方的眼中看見了懷疑。

  「少囉嗦,快點開始啦!」東聲敏有些害羞,清了清嗓子喉嚨,暗自祈禱自己的嗓子還行。


  他就像是久未彈琴的琴師,雖然因很久沒練習而有些生疏,但還是很有次序地用手勢引導著學生們,而後漸趨熟練地找回自己當年的感覺。他的嘴角不自覺的帶著笑意,整個人突然放鬆了起來,原本嚴肅的眉目之間也變得柔和,雖然是第一次唱這首歌,卻能輕輕鬆鬆讓歌曲完美地結束。

  當一曲終了,把他拉回現實的是學生們的驚呼聲。

  「好聽耶!教官!」

  「原來教官會唱歌!」

  「再來一首!」

  東聲敏被他們的反應弄得不知所措,正要回答時,背後猛地插進了某人的聲音。

  「當然好聽,東教官可是我們那年的主唱!」

  「雷殷甲!」東聲敏皺了皺眉,看他的樣子應該是聽了好一陣子。「你不是答應我不會講出來?」

  「你都自己唱了,這不是很明顯嗎?」雷殷甲忍不住笑了笑,從門口走向東聲敏。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要走了。」東聲敏馬上往門口移動,與雷殷甲錯身而過。

  「東,你……」雷殷甲回過身想抓住他,無奈只抓住衣角,輕鬆就被掙脫了。他本來想追出去,沒想到學生卻動得比他還快。

  「教官!」小安一把抱住教官的手臂。「教官,你明天也來嘛,好不好?好不好?」

  「我……」東聲敏無言了,他覺得氣氛突然變得很詭異,但不知怎麼的,他說不出拒絕的話。

  「說好了喔?教官明天也要來!」小安自顧自地下結論,就跑回教室裡了。

  然後就莫名其妙變成只要他鎖好視聽教室的門,就會到這裡陪他們練習了。明明沒有幫上什麼忙,卻還是會在後面坐著。


  「好,現在開始休息十分鐘!」

  東聲敏從回憶中醒來時,雷殷甲正好喊了這句話。他想到了今天承諾過的晚餐,看了看手錶,上前跟雷殷甲說了聲自己要走了。

  「雷,我媽找我回去吃晚餐,我今天要先走。」

  「哎呀,真難得。」雷殷甲有些意外。「那好吧,明天見!」

  「明天見。」

  看著東聲敏遠去的背影,雷殷甲移不開視線。他突然意識到,除了最剛開始的那一段時光,每一次他們的分離,都是東聲敏主動轉身的背影。時光匆匆,在歲月的浪中逐漸掏洗打磨,如今他的腦中最鮮明的畫面,竟然只剩下東聲敏每次轉身的背影,還有那最初相遇的縱身一跳。早知如此,或許當初就該在他跳入自己懷中的時候,狠狠地抱住不放手。


  如今再回首,那已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

此為新社員雷東本《謠言》再刷購買意願調查所開放的試閱,再刷意願調查已結束。

作者還沒決定好要不要再刷,所以就開放表單來調查意見。不管最後決定要不要再印都會通知,所以記得要留信箱!

時間截止到10/10,若是有興趣的朋友請把握時間填單,感謝!


10/12更新

已經確認再刷!預訂表單請走:http://goo.gl/forms/QuK1Rx2seZ

歡迎有興趣的人購買喔:)

統計到10/15(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的頭像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貝克街的無限腦補空間

SY的無限腦補空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